网站首页
首页>乐活长三角>长三角旅游攻略

徜徉瓯江之畔,探寻“瓯文化”视角下的温州“山水乡愁”

  温州山河秀美,有2200多年的建城历史,是山水诗的发祥地、海上丝绸之路的节点城市,多年来“永嘉学派”和温州模式新老文化在这里激荡和融合,孕育了叶适、孙诒让、苏步青、吴百亨等一大批历史文化名人,留下了丰厚的历史文化古迹。2019年-2020年,温州先后被评为长三角最具网红特质旅游城市、长三角最佳文旅融合城市。

  瓯江是温州的母亲河,从山中来,到温州湾入海;绵延八百里,奔流不息,孕育了温州的璀璨文明。

  温州古称“瓯”。“瓯”,作为一种文化特征,由日用器皿开端,在浙南地区演绎了一种形影相随的文化体系。它以强大的生命力,绵延并贯穿了温州文化、经济、生活、民俗等方方面面。温州诞生了很多与“瓯”字有关的艺术和产品,比如瓯剧、瓯绣、瓯塑、土特产瓯柑等等,都以“瓯”来命名。

  所以说,“瓯”与江有关系,“瓯”与温州同样有着密切的关系。

  温州的山水,也同样烙上了“瓯文化”的印记。

  瓯江与“海丝文化”有着密切的联系。温州港是“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之一,瓯江是其中的一条重要支线。考古发现证明,温州古时与世界各国的海上贸易和交流频繁,尤其是瓯瓷,一度远销各国。千年的海上贸易历史,不仅带动温州城发展的历史车轮,使温州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更铸就了温州人不怕艰险、吃苦耐劳、敢为天下先的精神。

  作为瓯江下游的重要支流,楠溪江传承了这份“瓯韵”,是温州山水的精华。

  楠溪江发源于永嘉县和仙居县交接的黄里坑,在括苍山和雁荡山脉间,千回万转,自北而南,蜿蜒曲折,流经永嘉中心腹地,最后注入瓯江。

三百里楠溪江,在瓯北大桥处与瓯江交汇。交汇处,与江心屿相邻。

  江心屿是瓯江中的一座孤屿。其文化深厚,文脉悠长,如一块葱郁叠翠的宝石镶嵌在烟波浩渺的瓯江之中。历代文人墨客如谢灵运、李白、杜甫、孟浩然等,把江心屿作为采风胜地,为之吟诗题咏,留下佳作名篇无数,如谢灵运的“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徐玑的“江回风来急,山低月落迟”等。江心屿也因此成为了一座山水诗歌的宝库,被誉为“诗之岛”。

  值得一提的是,象征温州贸易发展的遗存也永久留存在这里。对峙于江心屿东西两屿之上的两座千年古塔。这两座唐风宋韵的古塔,如今已经成为温州的标志和名片。它们不仅仅联系着佛教文化和冮心屿历史,在历史上还具有非常重要的航标灯塔的作用。

  与江心两塔并称温州沿海三大古代灯塔的,还有城区的净光塔和乐清东塔,当时一到晚上,“塔灯荧煌”,为船只进入港口指示航向,保障其安全航行,为温州古时海贸起到了一定的护航作用。

楠溪江,轻轻读着这三个字,就觉得很江南。

  悠悠楠溪江并没有大江大河的恢弘,也没有富春江水的优柔妩媚,更缺少了浙西山水的那份湍急飞泻的激情。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可以说就是一幅趣野天成的水墨画长卷。

  很多人知道楠溪江是因为漂流。楠溪江有“天下第一水”之称,江水含沙量低、清澈见底,是国内最早的漂流景点之一。乘坐一艘竹筏,在江面上缓缓而行,两岸风景如画,清风徐徐吹来,怡然自得。这是许多游客喜爱楠溪江的原因。如今的漂流文化,也自然而然成为“瓯文化”中的一支。

  在万物青翠的四月,楠溪江也在春风的抚摸下,愈发清澈。那势缓若走的流水,在一滩滩的乱石中汇入楠溪江,正应了杜甫的那句“在山泉水清”,清澈见底的流水如涌泉般明净欢畅,涤荡着游人的心。

  许多人对温州山水最初的印象,便是来自永嘉太守、山水诗鼻祖谢灵运。楠溪江被誉为“中国山水诗的摇篮”,也是因为他。

  在楠溪江的江边上,当年的永嘉太守谢灵运的雕像静静矗立着。“近涧清密石,远山映疏水”,写的就是他当年畅游时的心情,如今谢公依然拈须微笑,看来是永远留在了他曾诗笔讴歌的青山绿水间了。

  谢灵运任永嘉太守时,曾写下大量描写楠溪江、瓯江旖旎风光的山水诗,开创了中国山水诗派。这里的山水,还孕育了著名的永嘉学派,其代表人物多为永嘉人,与理学派、心学派鼎足而立,并称南宋三大学派,成为。永嘉学派专注史学研究,重视实用与事功,主张发展商业,成为温州人“敢为天下先”创业精神的历史源头,是温州思想文化的主脉,也是瓯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楠溪江不只有江景,更有山色。雁荡山西邻楠溪江,清澈的江面,配上云雾缭绕的高山,成为许多艺术家书画、摄影的灵感来源,为“瓯文化”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雁荡山素有“海上名山、寰中绝胜”之誉,史称“东南第一山”。其开发始于南北朝,兴于唐,盛于宋。因山顶有湖,芦苇茂密,结草为荡,南归秋雁多宿于此,故名“雁荡”。

  一条瓯江贯穿其中,将雁荡山一分为二,形成北雁荡山和南雁荡山。通常所说的雁荡山,主要是指乐清市境内的北雁荡山,是温州人心目中奇秀山水的代名词。

  灵峰是雁荡山的东大门,与灵岩、大龙湫并称“雁荡三绝”,是雁荡山精华之所在。现在的灵峰仍是徐霞客笔下的样子,奇峰环绕,形态万千,尤其是在夜晚,白天壁立的山峰披上神秘的面纱,变幻多姿。

  历代文人墨客纷至沓来,谢灵运、沈括、徐霞客、张大千、郭沫若、陈志岁等都留下了诗篇和墨迹。不像文弱书生一般止步于“雁荡三绝”,徐霞客三进雁荡,爬遍大小山峦,先登百岗尖边峰,后登雁湖尖、百岗尖,以亲历所见,得出“大龙湫之水非雁湖而来”的结论,并著成了《游雁宕山日记》。

  悠悠三百里楠溪江,融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为一体,流域散落的数百个古村落历史悠久,人文丰赡,是“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千百年来,多少文人志士进入楠溪江,寻找山水诗,追寻桃花源。

  永嘉有超过200个古村落,唐宋元明清五朝更迭,在楠溪江流域形成了别具特色的古村落群。依据一处或多处代表性景点及其周边的古村落,楠溪江被划分为八大景区,而所谓景区,其实并没有很清晰的围栏和大门来界定,事实上,山脉和河流就是它们各自“划地为界”的工具。

  丽水街、芙蓉古村、苍坡古村……楠溪江畔的每一个古村落都有它自己的个性与历史,一栋老建筑,一汪碧水或是一棵古树,其中都蕴含着一个古老又美丽的故事。漫步其间,伴随着村民的欢声笑语,温州的“山水乡愁”也渐渐弥漫在游人心间,久久无法散去。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25-84707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