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首页>地方频道>南京>要闻

探究南京“鬼市”:烟火气与风险隐患并存

  原标题:通过网络聚散的“鬼市”,烟火气与风险隐患并存,成为城市治理新课题 ——

  热闹“鬼市”不能野蛮生长

  深夜,南京江宁某大道上,紧张、骚动的神秘气氛在弥漫升温。男男女女们在轿车内等待一个“指令”,随后往同一地点移动。到达目的地后,他们动作麻利,迅速占好摊位。半小时左右,近千个摊点集结完毕,原本寂静的街道变成临时集市,一下子热闹起来。

  在南京,“鬼市”一直是夜经济中独特的一景。20年前,朝天宫一带的“鬼市”曾是有名的旧书古玩交易市场。20年后,南京“鬼市”又在各大社交平台爆火,讨论最多的话题是“今晚的鬼市在哪里”“鬼市过后遍地垃圾”。南京“鬼市”为何称“鬼”?有哪些隐患?烟火气如何与文明并行?

  新奇+冒险+宠物+小吃,套住年轻人的心

  “鬼市”之“鬼”,一是其出摊时间较传统夜市晚,多从深夜11点半至次日凌晨四五点,半夜忽现,黎明即散。二是地点不固定,给人以神秘感。开市当天,很多摊主从晚上9点就开始在抖音直播,粉丝们不停刷屏求问地址,主播们重复最多的话是:“鬼市位置都是临时决定的,大概晚上11点半出位置,出了就发,没发就是没出。”

  一位城管工作人员介绍,南京目前有三类“鬼市”:“老鬼市”,由朝天宫鬼市发展而来,目前仍然以文玩、旧书为主;“小鬼市”,每周一、二、四、日开市,一般五六十个摊位,以小吃、百货为主;“大鬼市”,周三、五、六开市,摊位数量众多,售卖品类杂。近期网络爆火的南京“鬼市”指的就是“大鬼市”。

  “鬼市”人气很高。5月29日23时48分,记者通过微信获悉当天鬼市地点——雨花台区守正路,随即驾车前往。快到鬼市时,发现双向八车道的数字大道被乱停的机动车堵死。记者停车后步行至守正路,只见双向六车道的守正路已被各类摊位占满,从数字大道到龙西路,900多米长的守正路挤满摊主和顾客,记者只能跟着人流慢慢往前挪。粗略估计,一场“鬼市”摊位近千家,客流五六千人,大多是90后、00后。

  5月31日晚,记者再到江宁区运粮河东路的“鬼市”,感觉摊位和顾客比5月29日(周三场)更多。由于次日是“六一”,记者在人流中还发现不少儿童。6月1日1时30分,记者未待“鬼市”结束,准备离开。谁知四车道的石杨路已停了4条“车龙”,长达400米。记者车辆停在最内侧车道,等了近40分钟才能离开。等待时,记者打开导航软件,发现运粮河东路北边的紫云大道也堵成红色。

  一位摊主透露,为躲避城管,他们有人提前摸点,确定没有管理人员后,“大鬼”们,即加入较早、相对资深的摊主,会迅速占好位置,“鬼王(鬼头)”在群内发布当天“鬼市”位置,其他“小鬼”们则驾驶小轿车、电三轮,甚至电动自行车,迅速前往汇集。等交警、城管获悉位置赶到时,“鬼市”已成气候。6月1日,记者到运粮河东路“鬼市”时,20多名公安、城管工作人员已在现场,但面对近千个摊位,他们束手无策,只能拦住后来的一些摊主,疏导交通。一位城管坦言,“鬼市”有不少网红大V,处理不好很容易引发舆情。

  “鬼市”到底有何魅力,引得五六千人凌晨不睡觉前来?记者现场发现,“鬼市”售卖商品的种类以及娱乐形式较普通夜市更多元,总结起来大致分5类:一是小吃。既有传统的龙虾、铁板鱿鱼,也有网红的浇汁土豆泥、东北大油边、广西酸嘢。二是新奇类。如18.8元体验分娩镇痛,坚持至12级获得荣誉证书,50元30个圈、100元70个圈套大鹅。三是冒险类。如单杠挑战、哑铃挑战、楼梯挑战等,附近围观群众最多。四是宠物类。除了各品种的狗、猫,还有小香猪、小鸭子等。五是古玩杂项。有磁带、赌石、包、表、算命占卜、骰子麻将扑克、烟酒、刮奖等。

  记者现场发现,很多年轻人通过抖音直播间过来寻找相关摊位,如“豆哥浇汁土豆泥”“守马人手打柠檬茶”等网红摊位。但“鬼市”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赚到钱。5月29日,卖鲜榨果汁的小张慕名从玄武区赶来,但守了两小时只卖了10多杯,成本都没收回,无奈早早离开。

  堵路+噪声+垃圾+违禁品,“鬼市”无序发展

  “正宗东北锅包肉,嘎嘎好吃嘎嘎香”“骰子麻将扑克牌”“海南特色生槟榔,口味独特,10元一盒”……走在“鬼市”,各类吆喝和音乐通过高音喇叭反复播放,手机上的分贝测试仪软件测试其超过70分贝。现场到处弥漫着烧烤油烟,空气质量很差。

  一位摊主向记者回忆,两年前,“鬼市”刚在南京冒头时,占据的多为人行道或次干道的非机动车道。然而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鬼市”逐步开始占据主干道,顾客、摊主的车辆还会堵住两头的主干道。

  5月30日凌晨4时,守正路下起小雨。“鬼市”摊主们陆续收拾离开,留下满地纸巾、竹签、果皮、一次性餐盒,快车道中间还散落着10多个高度超过20厘米的整袋垃圾,经过的车辆只能小心翼翼行驶。早上5时,负责该路段的环卫工到岗后,立即打电话报告领导请求支援,随后,西善桥区域的组长董福友调集区域内7个组17名环卫工前往。记者在现场看到,5名环卫工在快车道一字排开,慢慢往前将垃圾扫成堆,还要注意避开不时经过的车辆。早上5时30分,董福友见进展太慢,又打电话向铁心桥区域组长求援。“平时这条路一个人负责,7点前可以扫完。今天一共出动30人,7点半才打扫完,清扫出垃圾3.5吨。”董福友告诉记者。

  我国对烟草专卖品的销售、进出口依法实行专卖管理,并实行烟草专卖许可证制度。但记者发现,不少“鬼市”摊位公然售卖进口烟、电子烟,如美国Peel(百乐),韩国ESSE(爱喜)、RAISON (韩国猫),日本Mevius(梅比乌斯)、Seven Stars(七星)。一些疑似未成年人买烟,摊主也没有核实年龄。

  “鬼市”还存在大量隐患风险。如一个爬梯大挑战的游戏,要求参与者双手抓住铁链往上爬,手摸到上方标志位即为成功。但铁链是可以360度旋转的,挑战者需要手脚配合保持平衡,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从上面摔下来,且游戏没有任何防护措施。记者观察的10分钟内,3名挑战者均告失败。由于摊位先到先得,很可能发生小吃摊紧挨着宠物摊的场景,食品安全难以保证,如一个小吃摊紧挨着开心套大鹅摊位,场地内鹅的排泄物清晰可见。“鬼市”内的刮奖即开票,与体彩、福彩的即开票都不一样,疑似自制。骰子麻将扑克牌等,涉嫌赌博。5月30日凌晨,记者在守正路“鬼市”还遇到一起购买宠物导致的纠纷,顾客报警后,铁心桥派出所两名民警现场调解近一小时,双方才达成和解。

  规范+疏导+联治,一些成功夜市的经验或可借鉴

  今年4月8日,南京市城市管理局联合网信、公安、司法、应急、市场监管等部门,印发《南京市占道经营夜市摊点联合治理和共建共管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属地为主、部门督导、联合治理、共建共管”,约谈“鬼市”组织者,对非法项目进行取缔,引导“鬼市”和其他占道经营夜市摊点至规范场所开展经营活动,建立健全夜市摊点长效治理机制。同时,印发附件,明确12个部门工作职责,除上述6个部门外,还包括建设管理、文旅、体育、民政、商务、消防救援。

  然而,《意见》印发两个月,“鬼市”依旧存在占道经营、非法项目未取缔等现象。究其原因,一是市、区、街道等多部门联合治理、共建共管工作本身复杂;二是“鬼市”摊位数量多,且每次来的摊主不固定,摸底调查困难;三是“鬼市”没有摊位费,且不愁客流,疏导困难;四是短时间内,难以找到条件合适的疏导区域,并疏导到位。

  记者梳理3月9日至6月5日共40次“鬼市”,建邺区22场、雨花台区11场、秦淮区4场、江宁区3场。建邺区由于区内道路条件好,颇受“鬼市”青睐。去年10月以来,该区城管部门累计出动执法队员、辅助人员、环卫保洁人员超1.5万人次。《意见》印发后,该区已成立联合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分管城管的副区长任指挥长,正组织摸排“鬼市”组织者及重点成员,近期将约谈相关人员。

  “鬼市”大多选在两区交界处或两街道交界处。如5月29日守正路“鬼市”位于雨花台区西善桥街道、铁心桥街道交界处,5月31日晚运粮河东路“鬼市”位于江宁、秦淮两区交界处。但《意见》提到的“联合治理、共建共管”很难落地。“南京大多街道还未能建立街道层面的综合行政执法局,市、区各相关职能部门与街道城管职责边界不清。”某城管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南京市12345会把关于“鬼市”流动摊贩的所有投诉,都统一交给街道城管办,其中有一些并不在城管的职责范围。街道城管协调跨区域、部门联合执法难度很大。

  “鬼市”本质上是通过互联网聚集的流动摊贩,其越是集聚和热闹,就越会对周围交通和居民生活造成麻烦,但这种灵活的就业方式也为城市烟火气注入更多新鲜血液,应在包容中引导其规范发展。当务之急,应立即取缔安全隐患大、问题明显的非法项目,约谈“鬼市”组织者,引导其规范经营。

  一些成功夜市的经验或许可以借鉴。南湖区域是南京知名美食聚集地。2010年前,仅南湖公园南门附近就聚集了70多家烧烤摊点,油污脏水、废纸垃圾、噪声污染和浓烟污染让附近居民不堪其扰,也给环卫工人清理带来困难。“夜市需要自由空间,但也需要规范。”莫愁湖街道城市治理部部长丁昌兵告诉记者,街道自2010年起就从选址、经营时间、经营品种等方面对夜市进行规范。选址上,南湖夜市临近居民区和茶南商业街,交通便利,客流量大,以商铺为主,人行道设少量街车,可能产生油烟的一律安装油烟净化器。沿街占道的百货摊点则被疏导至南湖公园和南湖体育场中间的文体路,既远离居民区,又毗邻南湖东路夜市。营业时间上,百货夜市不能超过晚上11点。经营品种上,百货摊点只允许售卖百货,不得有产生油烟的餐饮。此外,文体路百货夜市不收摊位费,但只有本区域困难群体可申请。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025-84707368,广告合作:025-84708755。
227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