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长三角

首页>乐活长三角>长三角旅游攻略

盱眙大云山汉王陵博物馆:西汉“潮品”让你穿越古今

 

视频来源:盱眙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五宫格火锅”、“保温杯”、“围炉煮茶用的茶壶”……在盱眙大云山汉王陵博物馆内,游客看着一件件形似日常生活用品的出土文物,一种对传统文化的认同感油然而生。

  博物馆承载着文化和历史的精华,是社会历史最生动的写照,也是一个国家、一座城市文化展示和输出的重要窗口。而在大云山汉王陵博物馆,跳动着一颗横亘中华两千年文明的“心脏”。

  大云山汉王陵博物馆总建筑面积达1.2万平方米,现有馆藏(属)文物约11000余件,以西汉江都王刘非的王陵遗址为展示主题,通过“朝、国、王、陵、城”的展陈主线,多角度地展现大云山汉王陵遗址的考古发掘研究成果。

  在与聚光灯下的文物交流的同时,不少人都会被博物馆中展陈文物背后的历史故事所触动,获得穿越时空的文化体验和情感共鸣。

  正如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单霁翔所说:“博物馆不仅是收藏、保护、展示文物的场馆,更是连接历史与当下生活、连接公众与多元文化的纽带。”

  盗墓案让大云山汉王陵揭开神秘面纱

  说起大云山汉王陵是如何被发现的,这源于一起盗墓案。

  大云山汉王陵,位于盱眙县马坝镇云山村的大云山,大云山顶上有个水塘,当地人称之为“龙塘”,2009年初,一伙盗墓贼在大云山顶部挖掘古墓,连丧四条人命,惊动了当地政府和文物部门,当年3月,经勘探发现大云山地下有大型墓群。

  自2009年起,南京博物院和盱眙县政府开始对大云山西汉王陵进行考古勘探与发掘,取得了一系列重大考古发现。

  万余件出土文物展示江都王刘非“奢华生活”

  大云山西汉王陵的发现,让世人更好地了解了数千年的历史,这背后,正是无数考古人对这段历史文明的挖掘探寻、追根溯源。

  陵园的总面积约25万平方米,足足有35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一共发现主墓3座、兵器坑2座、车马坑1座,各种等级的陪葬墓13座,还有道路、阙基等遗迹存在,其规模之大,规格之高,在汉代诸侯王墓中,是非常少见的。

江都王刘非王陵墓室结构为非常罕见的“黄肠题凑”

  其中,规格最高的一号墓采用了“黄肠题凑”的葬制,并有金缕玉衣、玉棺等高等级随葬品。

  黄肠题凑是墓葬中椁室周围以贵重木材累积成的框壁结构,是汉代最高级别的墓葬。玉棺便是在木质棺椁外贴有玉片之棺。凭借古时的生产技术,想要制造精美的玉棺极其困难,基于玉棺的特殊工艺,它的文物价值自然不可忽视。

  目前,全国发现的黄肠题凑墓仅14座(在江苏,这是继扬州天山汉墓以后第二次发现黄肠题凑),这一珍贵玉棺仅发现过三件,珍贵程度堪称国宝。

  据考古专家论证推断,大云山汉墓是“江都王”刘非的陵寝。也许有些人对他不熟悉,他是汉景帝刘启的第五个儿子、汉武帝同父异母的兄长,曾经镇压了历史上著名的“七国之乱”,是一个很有韬略的诸侯王。

  据统计,这里出土了一万余件(套)精美的乐器、兵器、饮食器等随葬品,有金缕玉衣、青铜编钟、琉璃编磬、鎏金铜鹿灯等珍贵文物,还有象征千年相思的长毋相忘银带钩等配饰。

大云山汉王陵出土的编钟

  这位诸侯王几乎是把生前奢华精致的生活,原封不动地搬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地下宫殿,惹人惊叹!

  这座陵园遗址的发现,彻底颠覆了以往人们对江都国的认识,清晰又完整地反映了西汉早期的葬制,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被史学家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苏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也是继长沙马王堆汉墓之后的考古界又一大奇观。

  江都王刘非王陵为何选址盱眙大云山

  刘非,汉景帝二年(公元前155年)立为汝南王,平定吴楚七国之乱(前154年)时,刘非年方15岁,他奋勇参战,被任为将军,吴破,立下大功,转封为江都王,国都广陵(今扬州)。

  刘非死后,为何他的陵园选址舍近求远定址在盱眙大云山?

  据南京博物院研究馆员李则斌介绍,大云山西汉王陵位于盱眙县马坝镇云山村的大云山顶,正南方2公里处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东阳城遗址”,在刘非统治时期,东阳城相当于他的“陪都”,他的陵园选址于此就不难理解。刘非的陵园比照帝陵来修建,但整体规模缩小,显示出等级差别,可以称为“同制京师、等而降之”。

  作为中国历史名城,盱眙的考古收获远不止这一处。

  据了解,“东阳城遗址”和小云山、青墩山三山相连,是洪泽湖以东地区的唯一山地,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在此境内发现了很多汉墓,并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

  盱眙古称都梁,秦时置县,距今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了,境内文物古迹多不胜数,除了大云山汉王陵,还有东方庞贝水下泗州城、明代第一陵——明祖陵、第一山题刻、管鲍分金亭、南宋古城墙等自然、人文景观资源66处,盱眙博物馆馆藏文物的数量和质量在全省县级博物馆中也名列前茅。

  西汉“潮品”让你穿越古今

  在盱眙大云山汉王陵博物馆内,游客看着一件件精美的出土文物,在感慨这些物品主人——西汉江都王刘非的“奢华生活”同时,不禁将它们与现在人们生活中常见的物品联系在一起。

大云山汉王陵出土分格鼎与现代五宫格火锅一模一样

  “五宫格火锅”——这是国内考古界首次发现的分格鼎,名为五格濡鼎,从造型看,与现在的火锅几乎一模一样。

  专家表示,通过以往对火锅历史的研究,最早有记载的是三国时魏文帝的五熟锅,而“五格濡鼎”的出土直接将火锅的历史以实物证据向前推进了三四百年。

  据博物馆解讲员介绍,“保温杯”、“围炉煮茶用的茶壶”其实是西汉时期的铜鋞(xíng,盛酒器)与铜盉(hé,温酒器),除此之外,出土文物中还有名为西汉铜虎帐座的物件(用来固定帐篷的支架底座),在如今喜欢旅游露营的群体中也很常见。

  类似这样的“潮品”在大云山汉王陵博物馆中还有不少,虽然有部分出土文物被南京博物院借走了,但是从剩余的展品中依然可以窥见当时汉墓的华贵。

  在目光与文物的接触中,你能够感受器物身上隐隐闪烁着的沧桑故事,西汉时期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也渐次在眼前展开。(供图:盱眙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盱眙大云山汉王陵博物馆景区)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025-84707368,广告合作:025-84708755。
2741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