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频道
logo
长三角观察

撤镇设市头一年,龙港市的成长与探索

发布日期:2020-09-24 10:47:11 来源:人民网 作者:窦瀚洋 本站编辑:陈娴

  去年9月25日,温州龙港率先在国内探索撤镇设市,龙港市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城市。即将迎来1周岁“生日”,撤镇设市头一年的龙港交出了一份怎样的答卷,又有哪些探索?

  经济发展、基层治理……龙港交出这样的“成绩单”

  今年上半年,地区生产总值138.1亿元,同比增长1.9%,财政总收入14.4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5亿元……这是龙港撤地设市后交出的成绩单。

  龙港市委书记郑建忠告诉记者,撤地设市以来,龙港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全面实施制造业“三百三新”计划和民营企业“龙腾计划”,打造印刷包装、新型材料、绿色纺织等三大百亿级产业集群,着力培育新能源装备、医药卫生材料、通用机械等三大重点新兴产业,形成了具有龙港特色的产业集群。

  以“最多跑一次”改革为引领,龙港建立以“市管社区、分片服务、智能高效”为核心的运行机制,统筹推进城乡一体化、全域市民化,在有序引导城乡人口、优化产业布局、提升资源效率等方面做出有效探索。“应该说,龙港推行农村社区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撤村改居’,也不是简单的‘行政区域调整’,而是搭建基层治理新架构、探索基层治理的新体制。”郑建忠说。

  今年3月底,龙港仅用26天就完成了全域“村改社区”,73个村全部改为72个城市社区。而打破城乡二元结构,农民“就地市民化”则是龙港“村改社区”最深刻的内涵体现。

  如今,农民在养老、教育、医疗和就业等方面享受市民同等待遇,二社区服务形成“15分钟便民服务圈”。通过农村社区化改革,社区自治功能进一步强化,形成了党组织、居委会、社会组织、小区业委会、物业企业、辖区单位、居民群众等各类主体协商互动的自治体系。

  探索新型城镇化综合改革,“龙港经验”有哪些?

  龙港在新型城镇化综合改革中形成了哪些经验?面对记者提问,温州市发改委副主任邵为平向记者一一道来。

  “龙港改革具有‘大部制、扁平化、低成本、高效率’特色,初步构建了简约、高效的基层治理体系。”邵为平介绍道,“大部制”是龙港新型设市模式的主要特色亮点,实行“一枚印章管审批”“一张清单转职能”等改革,“比如在企业审批上,一般企业投资项目审批‘最多40天’、投资低风险小项目审批‘最多16天’,比原来减少一半时间。”

  着力破解“人少事多”困境,打造“小政府、大服务”的高效运转模式,对于撤镇设市刚“成家”的龙港而言,算好城市经营账至关重要。

  郑建忠介绍,通过实施市直管社区,精简人员编制和中间环节,龙港各项行政开支大幅减少,有效节约了管理费用。

  不仅如此,通过“大部制”改革,龙港市政府组成部门压缩到9个,通过打通职能相近部门,实行块状管理模式,对内采取科室协同,对外积极发展社会组织参与公共服务,致力于打造精简高效型政府,有效提升了行政效能。

  虽然部门少了,但职能更清晰,服务能更精准。“比如我们组建自然资源与规划建设局,职能覆盖项目规划建设、要素保障全流程,通过率全省之先开展‘五多合一’改革,做到前端一窗受理,后台业务协同,审批事项从原来的10项压缩为4项,办理工作日从64个压缩为38个。”郑建忠介绍道,而“扁平化”架构则取消了乡镇层级,实行市直管社区,扩大了管理幅度,缩短了管理链条。

  成长与挑战并行,“摸着石头过河”的龙港这样做

  被称为“中国第一座农民城”,在龙港,农民自费造城,村民自治具有较强自发性,而从“农民城”到“镇改市”,城市社区自治则需要组织性。要推进龙港市深化新型城镇化综合改革,首先就要优化基层治理理念,这便要求龙港干部群众深刻理解“村”和“社区”治理方式的区别。

  “半年来,龙港精准把握‘推动社会治理和服务中心向基层下移’的治理理念,改变传统意义上对基层社会治理的理解和认识。”郑建忠说,龙港市的“全域社区化”,就是推进城乡统筹、加速农村向城市融合的创新途径,实现了“政”“经”在基层组织的彻底分离。

  “撤镇设市后,我们仍然利用老楼办公,节约资金全部用于民生事业,一些基础设施实现苍南、龙港两地共用共享。”郑建忠介绍,“目前,龙港市的行政事业人员编制核定1640人,仅为其它同等规模县市的五分之二。”

  “大部制”改革作为龙港新型城镇化改革的核心内容之一,龙港只有15个党政机构、1个群团工作部和6个事业单位,党政机构数量和人员只有同类县市区的40%,对龙港来讲,最具挑战的便是如何将大部制“一对多”劣势转变为“多合一”的优势,破解“人少事多”困境。

  依托发达的民营经济,利用数量多、种类全、功能齐的社会组织,龙港梳理一批成熟事项,确保职能部门“转得出”;加强培训指导力度,确保社会组织“接得住”;强化事中事后监管,确保具体事项“管得好”;按照“政府可转移、社会力量可承接”的原则,探索多元化公共服务供给模式,将政府职能转移给行业协会、社会组织等社会力量。

  “镇改市”之前,龙港还“欠”下了许多账:十几年久拖未决的文卫路拓宽工程,5年多过去还未能贯通的三条新老城道路,世纪大道两侧阻力重重的城中村清零……

  龙港市市长何宗静告诉记者,眼下通过扁平化管理,龙港没有了乡镇层级,市领导“一套班子”管社区,沉下身子接地气,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米”,“上述遗留问题,现在由四名市领导领衔挂帅,带领社区干部攻坚解决。”何宗静说,“从最硬的骨头啃起,对准历史遗留的难点、群众关心的热点、城市发展的重点,龙港还在积极推动宅基地(农房)市域流转的改革试点。”

  不仅如此,龙港从最弱的短板补起,加快实施重大项目100个,全面启动公共服务中心、龙湖公园、新人民医院等龙港设市十大标志性项目。并从最基础的环境抓起,大力推进全域环境改造,持续加强城市精细管理,加大市区道路交通秩序严管整治力度,全面启动片区“9+3”街区综合整治等城市提升工程,城市面貌得到有效改善。

  “龙港撤镇设市在理顺体制关系、提升行政效能、释放发展活力、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等领域具有较好的示范意义和典型性。”相关专家指出,但基于我国特大镇的不同成长模式,龙港撤镇设市的模式则不能被笼统地套用。

  在郑建忠看来,没有现成可借鉴模式,“摸着石头过河”的龙港,在这场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改革中仅是起步开头,后续还需进一步探路深化。

  未来怎么做?“我们将全力做好龙港撤镇设市改革‘后半篇文章’,再领改革创新之先、再鼓争先创优之劲,加快干成一批独特性成绩、引领性改革、标志性成果,在‘重要窗口’建设中展示龙港风采。”郑建忠的语气坚定,底气也很足。(窦瀚洋)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25-84707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