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首页>新闻频道>国内新闻>权威发布

石家庄、邢台、廊坊全域封闭 石家庄2万村民大转移!

  12日下午,河北召开新冠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疫情防控最新情况。1月12日0点到10点,河北省新增21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石家庄16例(藁城区15例,开发区1例)邢台南宫市5例。

  会上通报,为防止疫情输出,对石家庄市、邢台市、廊坊市全域实行封闭管理,人员、车辆非必要不外出。

  根据发布会消息,石家庄疫情目前主要分布在农村地区,以农民为主,截至目前,农民占所有病例的70.07%,发病人群以中老年为主,以普通型和无症状为主。

  据央视新闻报道,为有效防控疫情,从1月11日开始,石家庄藁城区增村镇12个村超两万村民大转移异地隔离。

  农村疫情的突然暴发,暴露了当前疫情防控的乡村短板。

  2万多名村民大转移

  据央视新闻报道,1月11日上午,为有效防控疫情,石家庄藁城区对增村镇12个村庄2万多名村民全部进行异地集中隔离观察。

  “今天我们村转移,不落一户不落一人”。1月11日,央视新闻从石家庄市藁城区增村镇增村居民处了解到,村民们收到紧急通知,要求当天全部转移,“人员撤离后,村内每天要进行强力消毒”。不过,因为村民人数较多,11日当天并没有完成全部转移。

  央视新闻获得的一则11日8时许发布的增村村内通知显示,“人员撤离后,村内每天要进行强力消毒。集中隔离地点有专门的医护人员,有病的老人可以就地就医。”通知内未提及人员的撤离目的地。

  据当地村民介绍,11日增村镇其他几个村,比如东慈邑村、刘家佐村等也在同时转移。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在与增村相邻的南桥寨村,截至11日中午,该村两千多人已转移过半,只留下了20多个养殖户和一些无法行动的老人。“那些鸡、猪、羊总得有人养,村里一些无法行动的老人也需要照顾。”南桥寨村党支部副书记杜风雨说。

  增村镇地处藁城区西北端,与正定、新乐交界,毗邻正定国际机场。1月2日,增村镇小果庄村发现这轮疫情中的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急办主任师鉴表示,根据综合调查工作,河北本轮疫情跟国内其他已发生过疫情的地区没有相关性,根据目前的流调情况看,病毒通过机场输入的可能性很大。

  在9日下午河北省召开的疫情防控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曾介绍,石家庄市、邢台市完成首轮全员核酸检测采样工作,发现阳性人员主要集中在藁城区,多个区县阳性人员与藁城区有关,特别与藁城区的增村镇有关。

  据央视新闻报道,在1月11日的大转移之前,小果庄村已经实行了全村分期分批异地隔离,有村民被安置在平山县的一家酒店。

  截至发稿时,石家庄市藁城区全域仍为高风险地区,也是全国唯一一个高风险地区。

  河北疫情感染者七成来自农村

  与此前国内的几轮零散疫情相比,本次河北暴发的疫情有着显著的特点:在农村传播。

  根据1月12日的疫情防控发布会通报,石家庄疫情目前主要分布在农村地区,以农民为主,截至目前,农民占所有病例的70.07%,发病人群以中老年为主,以普通型和无症状为主。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增村镇小果庄村是此轮疫情的中心,石家庄超一半确诊病例与小果庄村存在直接或间接关联。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冬天是有利于呼吸道传染病传播的季节,而且河北疫情地区村民的婚丧嫁娶等社会活动非常密集,加剧了疫情的传播。婚宴、满月酒、赶集、聚餐等聚集性活动,是病例行动轨迹的高频词。

  根据已经发布信息,小果庄村及其周边村庄在去年底和今年初举办了多场婚宴,目前确诊病例里有近五分之一曾参加,其中一名44岁女性确诊病例4天参加了3场婚宴;加之不少村民缺乏防护意识,掉以轻心,更让疫情加速蔓延。有小果庄村村民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去年12月底,他参加某场亲戚的婚宴时,看到现场基本没有人戴口罩。

  冯子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病人数量仍在增加,说明病毒已经隐秘传播一段时间。从行动轨迹来看,病毒已在这个村庄传播开来,多位确诊病例此前半个月仅在小果庄村内活动,并没有外出。

  防护意识不足、抵抗力弱,村里的老人成为病毒的袭击目标。据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咨询委员会专家、北京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浩观察,农村医疗条件相对较差,居民中老人和儿童多,他们的个体防护意识和健康知识掌握程度都较弱,更易受到病毒的“威胁”。

  目前,中国有约6亿人口居住在农村。相比城市社区而言,农村流动人口较多、交通不便且地域广阔、常住人口防控意识与信息接收能力较弱、防控人力物力水平较低,是导致防疫难度大的重要因素。

  另一方面,在去年年初的疫情中,农村地区并没有大规模暴发疫情。基于此,人们一度认为,由于农村的人口密度小、空气环境好,病毒在农村的传播风险小于城市。

  “我们认为城市病毒传播风险大而忽略了农村。”吴浩表示,迟滞意味着,等发现病毒在农村传播时,可能已经开始了二代或三代传播,所以早发现依然是重中之重。“要向全社会告诫,病毒随时随地在我们身边,要做好自我防护和自我监测,农村也不例外。”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反常的河北疫情,暴露了疫情防控的乡村‘短板’”。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25-84707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