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书画
陈树人《岭南春色》赏析
发布日期:2019-04-28 11:12:33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王宇彤 本站编辑:刘志斌

岭南春色(国画) 174×92.5厘米 1929年 陈树人中国美术馆藏

  王宇彤

  陈树人(1884—1948),广东番禺人,著名政治家、画家。早年随其岳父居廉学画。东渡日本求学,先后毕业于京都市立美术工艺学校、京都美术学校绘画科及东京国立大学文学系。归国后与高剑父、高奇峰开创岭南画派,被称为“岭南三杰”。以其山水、花鸟、走兽,著称于时。

  翻阅陈树人的作品集会发现,陈树人钟爱以“岭南春色”为题材,以木棉花为对象进行创作,现存多幅以“岭南春色”“岭南春光”命名的作品,收藏于各大博物馆,因此提及陈树人不可不写一笔他的红棉恋,被公认为最有名的红棉是这张创作于1929的《岭南春色》,扬名的原因之一是此画曾在1931年比利时万国博览会中获得最优秀奖。陈树人也因此蜚声国内外,陆续接任“巴黎中国画展委员”“柏林中国画展委员”“伦敦中国艺术展委员”等职务。

  事实上陈树人能有此成就与其拥有画家之外的另一个身份有关,即政治家。陈树人1905年与孙中山同船议事加入同盟会,为加入同盟会的第9个人。1916年赴加拿大负责处理国民党党务,任加拿大总部部长。1917年7月,孙中山赴广州召开国会非常会议,成立了军政府,特意将自己就职大元帅的照片亲笔落款寄送给陈树人。陈树人1922年回国,8月奉命至上海国民党总部工作,1923年任党务部部长,1924年1月,参加了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构图:1929年创作的这幅《岭南春色》采用V字形构图,截取木棉树的一段,将画面纵向分割为三段。枝丫伸展交错,几根大的枝丫分叉又纷纷压低梢头构成人字形,其上簇簇木棉花迎着日头灿灿开放,使画面中向上伸展与向下延伸的张力得到平衡。

  设色:木棉花浓淡分多色,靠近观者的木棉花色彩被晕染得最浓烈;位于树干另一侧较远离观者视野的则略淡;几株含苞待放的木棉花夹杂黄褐色,层次丰富。陈树人依据透视学原理创作的《岭南春色》,塑造出了画面空间感、花卉秩序感及木棉树的立体感。一排喜鹊正急速俯冲,三只鸟的飞行轨迹在画面中段构建了一条自右上到左下的弧线,既与丫杈相协调又应报春喜的吉兆。背景的淡绿色山坡更衬得火树银花一派生机。

  题诗:“短衣匹马逐春风,百粤山河照眼雄。揽辔越王台上望,鹧鸪声里木棉红”,是其心志之流露。

  从《岭南春色》就可看出陈树人独特的构图与形式语言。刘海粟曾评价陈树人道:“以逸笔写生,自出机杼,风神生动,一扫古法,实为努力开辟新纪元者。”在《真相画报》第十期中陈树人论画道:“物以形状成立,无形状胡有色彩气势可言。所画之物,形不整则其画为无基础之画。”除去V字形构图,陈树人还善用日字、田字、中分线、对角线等几何形大构图,这是陈树人所确立的风格特点。

  陈树人的画展现了他自十香园习得的传统笔墨与西洋画法的折中。1900年,17岁的陈树人入十香园拜广东著名花鸟画家居廉为师。居廉还将居巢的孙女居若文(1884―1974)许配于陈,可见其对此门生人品、画品的满意。两次留学日本习画的经历让陈树人对西方绘画技法熟稔于心,在美洲工作期间更加深了西方绘画技法对其的影响。此外,画中树枝带出的金石味则来自1912年他加入的以“保存国粹”为号召的金石画社——“贞社”的影响。可见《岭南春色》凝结了陈树人丰富的人生阅历和折中的笔墨实验。

  陈树人读过万卷书,行过万里路,早年东渡日本,远赴加拿大、美国,回国后又辗转广东、桂林、重庆、成都、南京、杭州……游子才会思乡,开遍故乡的红灿灿的木棉花成了陈树人怀念故乡时的精神寄托。陈树人在游历江南、桂林之后,一度喜欢采用绿色调进行创作,但是对于故乡的一株株火红的木棉依旧无法忘怀,曾多次写诗抒发自己对木棉的情感寄托。

  陈树人曾说:“岂独山水,虽一草一木,莫不有性情。”(《绘事微言·山水性情》)木棉有什么性情令他“百画不厌、百吟不烦”?1927年陈树人如此写木棉:“木棉与他树并植,必高出之,俗谓英雄树,又称曰‘省花’,余特赏其高标劲节,冠绝凡卉。”广东四季常绿,作为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木棉树自然可以显露芳华,木棉花仰头向阳开,直冲云霄;每片红艳艳的花瓣长有10厘米,呈茂盛之态,一簇簇足以压弯枝头。而20世纪初救国思潮下的勇儿骨子里透露出的革命热情与木棉花迎头绽放、红艳枝头的形象正相契合。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25-84707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