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书画
春风花草香——欣赏中外名家画笔下最美的春色图(上)
发布日期:2019-02-27 10:47:15 来源:人民网 作者: 本站编辑:刘志斌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春临大地,万物苏醒,自然界到处呈现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让我们一起品味名家笔下的春天,欣赏中外名家描绘的美入骨髓的春色。

  展子虔《游春图》:亮丽的色彩勃发盎然的春意

展子虔《游春图》卷 隋 绢本设色 43×80.5cm

  展子虔(约545年-618年),隋代绘画大师,汉族,渤海(今河北沧州)人。在经历东魏、北齐、北周的乱世之后,展子虔在进入隋朝之时一心只想过安定生活。但是刚刚取得天下不久的隋朝皇帝知道了展子虔的才华,命人将展子虔请入朝中,封为朝散大夫。展子虔身为文官,公务较为闲暇,这为他的绘画创作提供了有利条件。他潜心作画,不断探索新的绘画技法,在山水画的研究上成就显著,创立了“青绿山水”的绘画形式。从已知的山水画迹来看,青绿山水的鼻祖当推展子虔。他是绘画史上承上启下的画家,所处地位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

《春游图》局部

  这幅传世作品《游春图》是中国山水画中独具风格的画体,亦是中国存世最古老的山水画,描绘了人们在风和日丽,春光明媚的季节,到山间水旁“踏青”游玩的情景。全画以自然景色为主,人物点缀其间。湖边一条曲折的小径,蜿蜒伸入幽静的山谷。人们或骑马,或步行,沿途观赏着青山绿水、花团锦簇的胜境。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一艘游艇缓缓荡漾,船上坐着的几个女子似被四周景色所陶醉,流连忘返。山腰和山坳间建有几处佛寺,十分幽静,令人神往。

  作品的色彩浓丽厚重,山石树木均以矿物制成的石青、石绿颜料赋色,以青绿的色彩为主调,建筑物和人物、马匹间以红、白诸色,既统一和谐,又富有变化。亮丽的色彩亦更好地衬托出大好河山盎然勃发的春天气息。

  《春溪水族图》:春水初生具春意 文鳞群泳爱文漪

佚名《春溪水族图》页 宋 绢本设色 24.3×25.5cm

  此图作者不详,是现存宋画中游鱼类题材画的一幅佳作。春暖花开,群鱼戏藻。鲢鱼摆尾漫游,鲶鱼回身在后,鳜鱼则迎头向上,隐喻了“连年有贵”的吉祥含义。画家通过鱼儿欢快游动时自由弯转的体态和藻类植物在游鱼冲击下漂浮不定的形状,巧妙地暗示出流水的动势以及春水的清洌透明感。3尾大鱼均施以工笔重彩,用笔沉稳工致,片片鱼鳞描绘得一丝不苟;而衬景的小鱼、小虾和水藻则纯用没骨法渍染,将鱼虾的灵动和水藻的轻盈表现得恰到好处。

《春溪水族图》局部

  对幅有清乾隆御题七言诗一首:“庄惠曾论知弗知,传为奇语却无奇。试如驳曰我非子,便是答云彼岂斯。春水初生具春意,文鳞群泳爱文漪。漫訾意浅色鲜耳,颇类濠梁博辩时。戊申仲秋御题。”“戊申”为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

  商琦《春山图》:形式美与意韵美高度统一

商琦《春山图》卷 元 绢本设色 39.6×214.5cm

  商琦(?-1324年),元代画家,字德符,号寿岩,曹州济阴(今山东菏泽)人。擅画山水,笔墨俊雅,亦有高趣,以切身感受入画;兼工墨竹,自成一家;声誉于时,与高克恭、赵孟頫并称为“元初三杰”,有“天下无双比”之誉。

《春山图》局部

  这幅《春山图》是商琦唯一存世的署款之作。远景峰峦叠翠,烟笼雾罩;近景丛林杂树,着春染绿;远、近景之间衬以沙碛古桥,更添空阔苍茫之势。图中所绘物象众多,展现了作者较为全面的技法和营势造型的能力。近景山石刻画细致,先以浓墨勾轮廓,再以汁绿晕染石面,既显示出岩石的纹理结构,更洋溢出山川间的一派春意。远景群峰则以浓淡墨或花青晕染为主,浑莽一片的山峦为全画烘托出雄伟壮阔的气势。点景树木皆苍郁深秀,但表现笔法富于变化,其近树以干、湿笔双勾树干和树叶,画法工整,近似于南宋院体绘画风格;远树或以侧锋横点,或以中锋竖点,只具树貌不具树形。近树、远树虽形态各异,但却共同装点出万物勃发、遍山染翠的春之景象。这是一幅形式美与意韵美高度统一的山水佳作。

  周臣《春山游骑图》:一派春机昂然的景象

周臣《春山游骑图》轴 明 绢本设色 185.1×64cm

  周臣(1460年-1535年),明代著名画家,字舜卿,号东村,吴(今江苏苏州)人,擅长画人物和山水,画法严整工细。他有两个学生特别著名:唐寅和仇英。他画山石坚凝、章法严谨、用笔纯熟,曾与戴进并驱,则互有所长;画人物古貌奇姿、绵密萧散、各极意态。

《春山游骑图》局部

  这幅《春山游骑图》以传统的春山行旅为题材,描绘高山石崖险峻陡峭,楼阁房舍掩映其间,错落有致。近景山溪岸边春花几树,山溪湍流,小桥流水,主仆一行三人正在过桥。山上苍松浓郁,遒劲多姿。舍后绿树成荫,一派春机昂然的景象。画家在全景式的构图中突出前景,着意表现春山、游骑、桃花、虬松,以此点明题意。

《春山游骑图》局部

  作品构图繁复而不失明旷,稳健周密,雄中寓秀,密中呈疏;设色清妍秀丽,笔法劲健明秀;人物用细线淡色,笔意流畅,是周臣代表作品之一。本幅山石方折峻嶒,勾皴细密硬朗,松树略为倒挂多杈,斧劈皴挺括,造景雄奇。

  袁耀《汉宫春晓图》: 画家描绘想像中的仙山琼阁

袁耀《汉宫春晓图》轴 清 绢本设色 250×162cm

  袁耀(生卒年未详,约活动于乾隆中期),字昭道,江都(今江苏扬州)人。工画山水、楼阁、界画,画风工整、华丽。偶作花鸟,亦甚佳。

《汉宫春晓图》局部

  这幅画创作于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图虽名为汉代宫殿之景,但实际上表现的是作者想像中的仙山琼阁,宫阙殿宇富有装饰趣味而不具写实性。图中山石形貌奇异,繁皴与密斫浑然一体,其灵动的点染不仅显现出石质的坚硬,同时增强了画面的动势,与工整精巧的宫阙楼阁形成粗放与华美、活泼与整齐的鲜明对比。

  波提切利《春》:象征春回大地 万木争荣

桑德罗·波提切利《春》 木板淡彩画 203×314cm 1476-1480年

  桑德罗·波提切利是意大利15世纪佛罗伦萨画派最后一位大师。在他的全部创作中,有相当多一部分采用的是古希腊与罗马神话题材。在16世纪时人们把这种对古代文化的兴趣视作意大利的文艺复兴。意大利人采用古希腊与罗马的文化成就,是因为它们肯定了人的价值。在自然科学与哲学中,他们注重的是唯物主义成分,在文学艺术中,则是它的现实主义成分。这一切大大动摇了长期禁锢人民的神学思想。所以,这个时期的艺术家借用希腊神话题材,实质上是一种反封建的艺术思想反映。

  这幅作品取材于当时的著名诗人波利希安的寓言诗:一个早春的清晨,在优美雅静的果林里,端庄妩媚的爱与美之神维纳斯位居中央,正以闲散幽雅的表情等待着为春之降临举行盛大的典礼。

  在维纳斯的花园里,春是永恒的,天空无一丝云彩,橘树环绕着美丽的女神。维纳斯满面春风,容光焕发,头四周有山桃树枝绿荫缭绕,她正在督导春的进程。维纳斯头顶上方是她的儿子丘比特,正弯弓搭箭,准备向左边美惠三女神(阿格莱西、塞莱亚、攸美罗西尼)中的一位瞄准射击。这三位女神(从左至右)沐浴在阳光里,正相互携手翩翩起舞。右边的一个象征青春,中间一个象征美丽,左边一个象征欢乐,她们将给人间带来生命的欢乐。在画的右边,分别是花神、春神与风神(从左至右)三个形象,象征春回大地,万木争荣的自然季节即将来临。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25-84707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