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书画
刘文西:画迹和履痕叠印在新中国美术史上
发布日期:2019-07-15 11:07:18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周洋 本站编辑:刘志斌

20世纪50年代潘天寿在杭州景云村寓所为刘文西等学生作画示范

山姑娘(国画) 199×192厘米 刘文西中国美术馆藏

  中国文化报实习记者 周洋

  在中国画坛上,刘文西这个名字几乎家喻户晓。他是当代中国画坛曾经开宗立派的杰出人物,在第五套人民币上嵌入的他所绘制的毛主席头像,是中国人看得最多的一张“画”,自然是进入寻常百姓生活最深的人物画之一。题材上,刘文西的画作以表现领袖风采、百姓生活、黄土地人文风貌为主。技法上,他吸取中外各家笔墨和造型技法,将中国画推进发展到一个崭新的阶段,创作出了《祖孙四代》《知心话》《毛主席身边拉家常》等众多影响深远的艺术作品。生活和人民是他一生从事艺术创作的源头和动力,刘文西说:“你要创作吗?到生活中去!你要激情吗?到人民中去!他们会启发你怎么去创作,他们会告诉你路该怎么走。”

  7月7日,这位一生为人民而创作的艺术家,因病在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去世,享年86岁。

  “半生青山,半生黄土”

  刘文西对黄土地有着恋恋情深。从上世纪50年代起,他行走于黄土高原的沟沟坎坎,画尽这里的风土人情。但很少有人会想到,刘文西其实是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他1933年出生于浙江嵊州,1958年浙江美院毕业后,告别了风景秀丽的江南,毅然来到陕西安家落户,在西安美院一任教就是60余年。

  为了丰富自己的艺术积累,教学之余,一有空他就深入陕北的山坡地头,收集创作素材。他细心地观察着、体味着、感悟着,寻找艺术的灵感。长期深入生活,不仅深化了他和陕北人民的血肉感情,也使他从中获得了充沛的艺术滋养。作为前辈的吴作人先生曾用“半生青山,半生黄土”来褒赞刘文西的传奇经历。

  一位出生于江南水乡的画家,为什么会对高天厚土的陕北情有独钟?与刘文西打了半辈子交道、切磋了数十年艺术的西安美术学院教授、美术理论家程征认为,刘文西对陕北的热恋,既源于他的人格秉性中审美特质的壮伟,也离不开特殊的社会生态环境。黄土高原的壮丽、陕北人的敦厚、革命激情的高昂、汉唐遗风的雄强,时时陶冶着刘文西的性格与情操。比如,刘文西的代表作《祖孙四代》,内容取材于陕北农家生活,但其雄强大气的整体造型,就受到西汉霍去病陵墓石刻的影响。“在陕北,他不仅看到了黄土高原的壮阔,更直接感受和汲取了周秦汉唐民族文化遗存中那强悍的精神气概。”程征认为,延安也是刘文西的精神寓所,革命圣地触发的“圣地意识”长期主导着刘文西的创作理念。正是这些文化心理和艺术元素,使得刘文西塑造的人物,无论是雄才大略的领袖,还是普普通通的农民,都激荡着崇高感和英雄气。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画家陈履生评价说:“刘文西的每一件作品,尤其是他扎根陕北,以延安为题材的众多作品中,那种温情、乡情和来自黄土高原的特别的泥土味,淳朴、自然、厚实,能够闻得到汗水味,能够听得见信天游,能够一眼就看出,这是属于他的个人风格。”

  刘文西用手中之笔忠实记录了陕北乃至整个中国大西北70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即使已经成为闻名全国的大画家,他和很多百姓依然有着很深的交情。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杨晓阳动情地说:“刘老师不但了解百姓的生活,还关心他们的生活、照顾他们的生活、支持他们干事创业,他真正地与陕北人民打成了一片,这也成为他用画笔为陕北人民传神写道、为陕北改革开放树碑立传的动力。”

  陕西省美协名誉主席、陕西中国画学会会长王西京评价说:“刘老师一生立足大西北黄土地,以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为人生的指南,70余年如一日,孜孜不倦从事美术创作和美术教育事业,为国家培养了大批美术人才;他创作的大量领袖形象和表现陕北人民劳动和生活的作品,形成中国美术史上的一座丰碑,他创立了黄土画派,反映着艺为人民、追求创新的精神,是新中国人物画最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

  他的风格就是

  黄土画派的基本属性

  在刘文西坚持不懈的艺术实践和组织倡导下,西安美术学院逐渐形成了以刘文西为核心的黄土画派。这一画派不仅具备学院画派的独特风格,还直接促进了社会上黄土文化意识的广泛觉醒,并催生出一大批优秀的黄土题材的绘画作品。

  刘文西曾说:“我们创立黄土画派,是为了更好地贯彻执行‘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更好地深入生活、深入群众,辛勤创作,提高作品的思想内涵,激励创作个性和创新精神。”正是基于如此坚定的艺术初衷和理想信念,刘文西确立了自己的现实主义基调。

  “黄土画派有几大要素,这几大要素,都集中反映在刘文西的身上,或者说,通过他个人的风格特征,就可以认知黄土画派的基本属性。”程征阐释说:刘文西长期以黄土高原为艺术基地进行创作,这是黄土画派的一大基本特征;深厚的院校传统是黄土画派区别与当今其他画派的又一大特色,画派的主要成员都是西安美院的老师和学生;在艺术语言上,他们总体上讲究中西结合,重视人物造型,同时,也讲究画面的笔墨。

  在艺术思想上,黄土画派明确主张坚持扎根人民,为人民服务。刘文西曾说:“文艺工作者为谁创作,为谁服务是一个根本性问题。”对此,他认为,“应该从时代的高度去把握生活的本质与主流,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他多次表达“坚持主旋律,提倡多样化”的艺术主张。

  西安美术学院教授贺荣敏说:“刘文西创建了黄土画派,提出了‘熟悉人、严造型、讲笔墨、求创新’的艺术理念,在他的带领下,黄土画派发展成为一个有理想、有追求,脚下有泥土,心中有人民,和时代同呼吸的艺术团体。这是刘文西对新中国美术的一大贡献,更是他艺术成就和精神的重要结晶。”

  “我会一直画到我画不动为止”

  刘文西的艺术成就,源于他一生的勤奋刻苦,还有那种永不放弃的执着坚守。在他的老师、同事和学生中,流传着许多他勤奋创作的真实故事。刘文西在学生时代,班主任方增先曾带领全班学生上黄山写生。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一个陡峭的山头,刚停下来喘息,班长刘文西帮着两位体弱的同学托着包裹也上来了。不料,他放下行李,并不歇息,却扭头返身下山。方增先惊讶道:“刘文西!你做什么去?”刘文西答:“下边看到一处景色很美,我去画下来。”

  刘文西的儿子刘丹在悼念父亲的文章中,提到了父亲对时间的珍视。“父亲一生争分夺秒,丝毫都没浪费,全部用于自己的绘画事业。他的画一幅一幅,都是用时间积累起来的,这些时间链接在一起的总和就是他的生命。他勤勤勉勉,笔耕不辍,到了临终前几天还是在写、在画、在思考……”

  中国国家画院画家王迎春回忆刘文西时谈到,上世纪60年代,自己升入西安美院本科国画系,有幸得到刘文西的亲炙。“刘文西老师在课堂上很少讲理论,也不多谈技法。他一贯重视实践,多次带我们赴陕北写生。一般情况下,白天带同学上山坡地头画速写,晚饭后,带着我们去农民家给他们画像。刘老师写生充满激情,速度之快,形神之准确,技法之熟练令我们佩服不已。”

  曾经有媒体问刘文西:“你创作最大的动力是什么?”他回答说:“我是为艺术而生的,我会一直画到我画不动为止。”几十年来,刘文西就是这样用绘画来铺就人生的每一个段落,他的画迹和履痕,坚毅、深沉、有力,叠印在新中国美术史上,让人震动,发人深省。

  刘文西的创作反映了新中国美术的一个光辉的时代,他与同时代的其他几位现实主义画家一起共同构筑了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的高峰。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黄华三表示,对刘文西这样的艺术巨匠进行深入的理论梳理与研究,对我们当下的人物画创作,以及近年陆续实施的大型主题美术创作工程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刘老师走了,他的事业还在继续。我们怀念刘文西老师,在他精神的指导下,我们还要认真总结他一生各个方面的成就,展开对他为人和作品的深层理论研究,把他的教育事业继承发扬下去。”杨晓阳说。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25-84707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