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书画
金陵大咖赵绪成从文艺骨干到美术名家
发布日期:2017-09-04 11:51:19 来源:美术报 作者:姚璞 本站编辑:刘志斌

  

赵绪成

“离开成熟,去幼稚看看;离开东西,去独自看看;离开传统,去陌生看看;离开得失,去轻松看看;离开文化,去直觉看看。噢,世界真大,好多新鲜,好多精彩。”这是画家赵绪成为他的个展作的自序,展览名称“金陵大咖”四个字赫然在列,印在画册扉页。在赵绪成眼中,艺术源于真而成于假,源于是而成于非,源于生活而成于艺术。毕加索曾说:“我在小时候已经画的像大师拉斐尔一样,但是我却花了一生的时间去学习如何像小孩子一样画画。”而赵绪成最喜爱的是《少儿美术》杂志,他说:“我对艺术的追求也是像儿童一样画,试图摆脱创作技巧等诸多因素干扰,找回最易失去的儿童心灵中的纯真、独特的眼光和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

赵绪成 玫瑰的梦 180×98cm 2002年

从文艺骨干到美术名家

1943年1月,赵绪成生于江苏沛县微山湖畔,那是汉刘邦的故乡。“我爷爷家里有钱,可惜伯父嗜赌,最后变得一贫如洗。”为了生存,赵绪成的父亲跑去东北闯关东,赚了些钱后才回到故乡成了家。赵绪成打小爱好文学、音乐和美术,“我8岁登台,逢年过节乡里组织演出活动,我就演文明戏,说快板。”中学时期,赵绪成依然着迷文艺,却苦于没人指点。这时,恰巧一位南师大毕业的美术老师调到了他所在的中学,老师是美术科班出身,又是徐悲鸿的徒孙,对教学十分认真,赵绪成就跟着这位老师学了一年画,决定报考美术,结果如愿进了南师大美术系。刚进大学,由于只学了一年美术,基础弱,同班的多是上海、南京等大城市来的孩子,结果开学摸底考,赵绪成的专业是班里倒数10名。“但是进了南师大2年后,我专业就是第一了。”在赵绪成印象里,从读书时期到工作,他都是班里、单位里的文艺骨干。“我带领大家唱歌、演戏、搞美术,对文艺有着天生的热情。”

上世纪60年代,赵绪成被分配到宣传部工作。上世纪70年代初又到了文化创作组,后来调到画院。1975年, 赵绪成第一张处女作《巧裁缝》入选了全国美展,被中国美术馆收藏。1976年作品《胜利属于人民》入选全国美展,被天津艺博收藏。1977年《笑谈纸老虎》入选全国美展,连续3年入选全国美展,让他在艺术界声名大噪。

临危受命备战国展

1979年,中国美协举办第5届全国美展,那一届国展,整个江苏省入选作品吃了零蛋,时任江苏省美协的领导觉得面子挂不住,考虑到很多美术界的老同志没有精力去抓这项工作,就把担子交给了赵绪成。赵绪成临危受命,开始主抓全省美术。“当时我担任国画人物画创作组组长,准备第6届全国美展把面子争回来。”为冲刺国展,赵绪成认真抓了3年,“我把全省的画家集中起来,搞观摩开研讨。到1984年第6届全国美展期间,所有的国油版雕等等画种都来送选,我的工作变得愈加繁重。”那届国展,国画类分展如期在江苏举办,江苏省入选、获奖人数恢复到了早年全国前三名的位置。赵绪成回忆:“到年底,组织上觉得我这人画画还行,做事情也还行,我是什么股长、科长都没当过,一下就调到省文联当领导,又兼任了江苏省画院院长。”

赵绪成 大唐非梦 142×78cm 2007年

从飞天到都市水墨

提到画家赵绪成,人们马上就联想到“飞天”,自上世纪70年代末,“飞天”一直是他画得最多的题材。“当时江苏省画院分人物组、山水组、花鸟组等几个创作小组,我是人物组的秘书,组长是亚明,画院以招工的方式,招收了第二期学习班,我担任指导老师之一。”1979年,赵绪成带着这批学生去到敦煌采风,“那个时候敦煌没有人去,当地连招待所都没有,我们一行人住着简易的大通铺,常书鸿就住在用土墙做的四合院里,我就带队在莫高窟展开临摹。”那次回来后,赵绪成开始了飞天题材的创作,而后陆陆续续又去了几次敦煌采风,从最初的临摹,到写实的创作,再到写实结合写意的飞天题材创作,一直坚持到现在。“我画飞天只是取材,我的飞天不是简单临摹敦煌壁画,是为了画出我自己的风格,我画的是浓墨重彩,线条、颜色也是写出来的。”

说起新“飞天”,就绕不开一个话题,即赵绪成近年来在中国画创作上的创新探索。“我参加过很多次全国美展,后来又担任全国美展评委。然而在第9届全国美展上,我们发现很多人画出来的东西大同小异,有人甚至认为中国画已走入了穷途末路。我不相信,但中国画到底往何处去呢?”就在赵绪成苦思冥想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让赵绪成看到了中国画的新出路。“2001年,南京市建委一位领导找到我说,这几年南京变化这么大,你们为什么不画画新南京呢?我当时不知轻重,就一口答应了。于是,我带着国画院的画家们,在南京看了不少新建筑。画家们各自选定了题目,有的画太阳宫,有的画市民广场。但当时南京最为骄傲的新庄立交桥,却没人认领。说实话,一般性建筑,过去的画家都画过,有可供参考的东西。但立交桥是现代交通的代表,用国画表现非常难。然而,我是院长不能挑三拣四,只好硬着头皮揽了这个题材。”

从静谧的小桥流水、名山大川,突然转到四通八达、纵横交错的现代立交桥,这不仅给赵绪成出了一道难题,也给中国画出了一道难题。最终这幅取名为“流光溢彩”的立交桥,飞速流动的线条加上看似亮光效果的金色,墨色交融,将立交桥那种光怪陆离、快捷互通的现代感表现了出来。此后,赵绪成又创作了表现南京夜景的《玫瑰夜》、表现国展中心气势的《现代交响》等城市水墨。这些与现实生活同步的作品让圈内外人士耳目一新。至此,赵绪成似乎豁然开朗:中国画要变,在坚持原有精神内核的基础上,要用开放的心态去吸收其它艺术营养。不仅题材变,艺术语言也要变。“我画飞天几十年了,为什么一定要守住一种黑色呢?时代是如此地丰富多彩。”

艺术始终是第一追求

长期担任江苏省文联和画院的领导工作,赵绪成感慨很多:“不利的影响是耽误我艺术创作的时间,我这个人做事就是太认真。让我管画院,从组织到规划到落地实施,都是我自己抓。但不管让我干什么,艺术始终是我的第一追求,我不会丢。”只要负责画院工作,赵绪成干得就格外起劲,“大家都是搞专业出身的,我让文联、画院排班,留一个人值班,其他人没事就专心画画,只要手机保持畅通,能随叫随到。这样一来,大家时间上比较自由,反而容易创作出好的作品。”而画院大的活动策划,从来都是赵绪成自己主抓,在他任期内策划了多个大型美术活动。“第六届江苏艺术节,没有美术项目,我就提议增加,艺术节怎么能没有美术呢,我一下子策划了9个国际性美术展览。我策划的都市水墨展览,从全院画到全市画到全省画、全国画、全世界来画。”最终傅抱石奖、林散之奖、国际水墨画大展、国际书法三年展、传媒三年展都由江苏省政府主办,项目落地开花。而当时江苏省国画院开展的全球特聘画家400人、书法家300人项目,为扩大江苏省国画院的创作和影响起了很大作用。

后记:70岁办完回顾展后,赵绪成近年忙着写书,他说写书实际上是在思考人生与艺术。“很多问题原来的看法并不一定准确,现在搞创作,提倡多元,多元时代,大家对艺术创作可以自说自话。但出精品就要下功夫,要以画说话。”

在赵绪成看来,弘扬主旋律,提倡多元化,两句话一句都不能少,只要内容,不要艺术,是绝不行的。“题材好一定要有艺术,艺术创作也要注意题材,才能把握准确。”他曾经提出“中国书画应以个性感觉气象为核心、民族优秀气象为立场、现代先进气象为趋势、多元正大气象为架构”的四大气象观点,美术界同行笑称他是“气象局长”。在他看来,“搞艺术创作,只要是真的,怎么也行,你要创新,别人看不懂,不要怕。真正深入研究的艺术家是孤独的。”(记者 姚璞 通讯员 朱同)

【艺术名片】

赵绪成,1943年生,1964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历任中国美协、书协理事,全国美展评委,两届全国党代表,江苏省文联副主席、党组副书记,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巡视员,江苏省政协常委、文教委副主任,省友协、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省少儿基金会副会长,江苏省国画院、研究院院长、名誉院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