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军事频道
IS土崩瓦解?“建国梦”已碎 仍有多个“杀招”威胁世界
发布日期:2018-01-05 00:36:18 来源:参考军事 作者: 本站编辑:敖双

  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令中东多国陷入内乱,而后多个恐怖组织趁机崛起。特别是2014年冒头并“定都”拉卡的“伊斯兰国”组织,在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等国攻城拔寨,巅峰时期其治下“领土”相当于意大利面积大小,在所有其控制的城市中,黑色旗帜飘扬在高大建筑上,一时间这股恐怖“妖风”吹得中东多国局势大乱。此外,“伊斯兰国”还在全球范围内频繁煽动和组织大规模恐怖袭击,令其迅速“成长”为当今世界最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

  醒过神来的国际社会开始在中东地区全力清剿,最终在2017年,“伊斯兰国”的垮台成为定局,“哈里发国”计划撞上了地缘政治现实,军事上全面溃败似已无可避免。但法新社评论却认为,“伊斯兰国”可能重提其早先的非领土化战略,变本加厉地在全球各地煽动叛乱和袭击活动,特别是西方国家和俄罗斯这些“远方敌人”将成为重点打击对象,以此彰显国际社会必须对其加以重视。2018年的反恐形势较之过往可能更加严峻。

  2017年中东地区反恐战争的进展远超外界预期,一方面是源于国际社会对“伊斯兰国”在全球范围内威胁的清醒认识,出于自身利益以及道义上考量,在反恐战争中更舍得“卖力气”了。另外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的反恐力量出于战后博弈(抢地盘)考量也在打击“伊斯兰国”战事上分外积极,例如伊拉克库尔德武装与政府军踊跃参加解放大城市的战斗,美国领导的联军对拉卡狂轰滥炸,叙利亚政府军及其友军则不顾伤亡在代尔祖尔死打硬拼。

  2017年“伊斯兰国”在中东全面溃退的同时,全球范围内反恐大局却呈现出恶化趋势。据克拉里恩项目组织(监控极端主义的非营利机构)2017年10月中旬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9月底至10月中旬的半个月里,全球8个国家新查出12个与“伊斯兰国”有关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通过直接指挥恐怖分子或者在网上引诱蛊惑其追随者,制造或鼓动了数十起造成人员死伤的袭击。伦敦、斯德哥尔摩、纽约和巴塞罗那等大批欧美重要城市接连成为目标。

 

  资料图片:IS极端武装恐怖分子。

  据美国苏凡集团2017年10月发布的数据,前往叙伊参加“伊斯兰国”的外国人最多有3万人左右,其中6000余人来自欧洲,主要是来自法国、德国和英国,其中2000人左右已经回国。随着恐怖主义扩散化、恐怖分子本土化、极端思想传播网络化,防堵和肃清“伊斯兰国”的任务将变得愈发艰难。美国国土安全部警告称,“伊斯兰国”正策划超过“9·11”事件的更大规模伤亡的恐怖袭击。英国军情5处也警告称,英国面临的恐怖袭击威胁已达到30年来最高水平。法新社数据则显示2017年的前11个月里,法国有46名警察和16名宪兵自杀身亡,警务人员的自杀潮被认为是反恐压力过大所致。

  那些从中东战场“学成归来”的本土武装分子,将成为“伊斯兰国”散布在全球的分支骨干,纵观2017年全球反恐形势,中东以及北非与“伊斯兰国”有关的恐怖组织异常活跃,埃及几次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恐怖袭击震惊世界,而欧美的“同行”大多还处于“休眠”状态,西方安全机构口中所称的潜在大规模恐怖袭击的策划者就是指的这些人。这些被英法高层斥为应该“死在中东”的武装分子就像是一颗颗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炸弹,严重困扰着欧美各国安全部门。

  另外,“伊斯兰国”对互联网的使用也是其他恐怖组织所无法比拟的。前者依托网络支付筹集大量资金,通过创办电子刊物以及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发布富有煽动性的文字、图片以及视频进行蛊惑宣传,将自身包装成一个“理想之国”,用于招募新成员以及蛊惑煽动追随者发动恐怖袭击,甚至开发“圣战”网络游戏以迎合年轻人的口味。对于互联网工具的娴熟运用,令极端思想“病毒”在全球范围内扩散,“伊斯兰国”的影响力、破坏力随之大幅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当西方国家的安全力量把重点放到监控从中东战场回流的本国武装分子时,发动独狼袭击的却大多是那些在网络空间受到蛊惑的土生土长的移民二代。欧美各国也注意到了“恐怖幽灵”在网络空间的活动,美国用于打击恐怖组织的“战神”联合特遣部队就设有专门的网络战部队,主要职责就是摧毁或破坏“伊斯兰国”招募战士和进行内部通信的电脑网络。而欧盟也联手各大互联网公司,加大了查删恐怖信息的力度,据欧盟委员会的互联网论坛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30万个推特账号因涉恐被废止,15万份视频被删除。

  相较于欧美安全部门的应对,“伊斯兰国”在网络空间的“勤勉”和技术领域的“创新”更令人印象深刻。据外媒总结称,“伊斯兰国”发帖招募男性时封面图片会选择简单直白的,招募女性时则会选择颜色明快的图片,另外还会积极回复每条公众留言,让每一个留言者感受到“尊重和被关注”。另外在黑客技术的运用方面,“伊斯兰国”也展现出传统恐怖组织所不具备的高水准。

  显然,“伊斯兰国”的威胁并不会随着其在军事上的失败而终结,恰恰相反,该组织在中东的全面溃败所引发的“外溢效应”将冲击全球安全形势,特别是备受难民危机以及独狼恐袭困扰的欧洲。作战经验和组织能力兼备的恐怖分子回流本土、在网络空间无孔不入的极端思想、被蛊惑后蠢蠢欲动的独狼,“伊斯兰国”正逐渐适应“丧师失地”的新局面。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