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金华
黄宾虹在金华的故居
发布日期:2017-08-11 10:30:51 来源:西安商网 作者: 本站编辑:赵宇吉

 QQ截图20170811102315.jpg

  大画家黄宾虹先生出生于浙江金华铁岭头。到底哪里才是金华铁岭头黄宾虹出生地呢?这个问题,近几十年却有误传,以至于将金华中山路100号画家汪达川先生的“读画楼”当作黄宾虹出生地。其照片被印进多部黄宾虹画集、年谱,贴进展览版面,送进档案馆,以误传误,造成不良影响。

  汪达川(1896年-1962年),祖籍安徽歙县,从小习中国画、诗、文,解放后为浙江文史研究馆馆员,曾任金华市文管组组长。其祖辈与黄宾虹家是世交。他本人与黄宾虹也是交谊深厚。他向黄宾虹请教画法,黄宾虹曾亲笔写信给他。(此信现藏于金华市博物馆)

  汪达川有一个远亲叫汪根年。汪根年先生今年86岁,是浙江师范大学离休干部,曾任浙江师大学报副主编、副编审。他家从1945年到1978年都租住在亲戚汪达川的“读画楼”。他与汪达川交谊深厚。他说,“读画楼”三字,是他亲自在场看汪达川写成,叫来一个年轻人,印到墙门上的。1960年,在外工作的他曾因病到金华与父母同住在“读画楼”,得以常与汪达川交谈,曾多次问到黄宾虹出生地。汪达川非常明确地说:“我们家斜对面以前有个菜馆店,它后面是城墙背,那里有座房子就是黄宾虹父母的居住地。黄宾虹就出生在那里。”铁岭头是个小山背,黄宾虹出生地故居坐北朝南,面对双溪。那块地面在如今的金华中山路南边,原中国工商银行金华铁岭头支行后面。而汪达川的“读画楼”却在中山路北边。这个地方与铁岭头地名无关。年事已高的汪根年得知“读画楼”被误传为黄宾虹出生地后,有点着急。他说自己最清楚“读画楼”来历,必须以历史真实为准,有责任把“读画楼”问题说清楚,还历史真相。我去年曾以电话访问现住在杭州的汪根年,谈黄宾虹出生地一事,手头现还有一封他谈铁岭头与“读画楼”问题的信。可惜的是,铁岭头这一间诞生了黄宾虹的房子,已经消失了。

  金华人知道金华有个铁岭头。黄宾虹自书年谱写得清清楚楚。另外,他在《九十杂述》里写作“铁岭”,可能是老先生略写、简称,也可能是笔误掉了个“头”字。可是未在金华生活过的人,就不一定能准确说出这个地名。有的书,写到黄宾虹出生地,写作“铁头岭”,或者“铁岭头街”,都是错误的。

  黄宾虹出生于铁岭头的时间是“同治三年岁次乙丑”,公历是1865年。第二年是丙寅年。黄宾虹自书年谱写道:“……丙寅二弟生迁居邑城玉泉庵后兴让坊庵邻莲花井蒋宪章伯年七十家居恒生酱园其婿金志甫城其族弟廷烈伯居西市街恒和布店住其家余家又迁巷西蒋氏为宅前通街……”(省略号为笔者所加,原文用繁体字。见本期影印件)黄宾虹在这里是说,他家那时从铁岭头迁居到兴让坊有两个居所:前一居所在莲花井附近的“玉泉庵后兴让坊”,后一居所在“巷西蒋氏宅”。黄宾虹写年谱用的是文言文格式,没有标点符号。如果断句错误,容易误解其意思。

 

  我曾在莲花井近邻的后街兴让巷(坊)4号居住多年,对这一带的地理位置比较熟悉。兴让巷(坊)四号西边隔壁大门里面有一个天井模样的空地,三面是住屋。这样的建筑结构,有点像“庵”的感觉,可能就是黄宾虹手书所说的“玉泉庵”。黄宾虹家迁居在兴让坊的时间是1866年,我家住兴让巷(坊)是在1982年前后,相距116年左右。虽然100余年世事沧桑,但这条巷的基本面貌那时恐怕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黄宾虹家迁兴让坊时,他才两三岁,是个小娃娃,当然不知道迁家这些事情。这个地址可能是他父亲后来与他说的。到底是哪一间屋,估计他也说不清楚。而又迁“巷西蒋氏宅前通街”就已经说清楚了。因为他家住蒋氏宅多年,黄宾虹已长成少年、青年了。另外,黄宾虹在《九十杂述》里写道:“……后二年事平移居郡城之铁岭又迁尊贤坊……”这“又迁尊贤坊”与又迁“巷西蒋氏宅前通街”其实是一回事。后街兴让巷(坊)与尊贤坊的交接处,尊贤坊北端的西边有一处住屋,面积较大。我曾查找到一张中华民国31年1月的金华县□区□第□段(中正镇)第□图(原图文留空缺,没有填补)得知这处面积较大的住屋编号为49-1,49-2,49-3,户主姓名是蒋鸿燮、蒋文卿、蒋鸿琴、蒋寿庆,可能是兄弟或同宗四人。民国31年是公元1942年。此前70年左右,黄宾虹一家迁居的蒋氏宅应该是这里。这里向北延伸有一条有点弯的小弄堂通向大街即现在的解放路,民国31年称法院街。黄宾虹说“巷西蒋氏宅前通街”,是蒋氏宅旁边向前(向北)能通往大街的意思,如果理解为这里另外还有一个“前通街”就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