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频道
logo
扬州
广陵好书记闵敏:把感动写在老百姓心里
发布日期:2020-08-24 09:11:43 来源:长三角城市网 作者:嵇长青 张旭 本站编辑:魏莹莹

  8月20日清晨3点多,广陵区汤汪乡东昇花园小区西门,社区工作人员和居民站在道路两侧,手持挽联,神情肃穆。

  4点30分,灵车自南向北缓缓驶来。短短400多米的路程,车子却开了近10分钟。

  哭泣之声响彻清晨的街道。60多岁的刘桂英老人抓着一把餐巾纸,堵在自己的眼睛上,声音撕心裂肺:"闵敏,我们的好书记,你一路走好呀!"

  “过去,你手把手教我做社区工作。今天起,我要像你一样,接过服务居民的接力棒。”殷俊芳手捧一束鲜花,跟随送葬人群,一路追出老远。

fa9940d453e87710ed7222f11925fca.jpg

       连日来,在广陵区汤汪乡,许多人都在动情地讲述着关于闵敏的故事。

  闵敏,东昇花园社区党总支书记、居委会主任。2020年8月11日,她与业主马煌还没通完最后一个电话,便倒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躲在村干部身后的小姑娘,练出了口才练出了胆

  2007年3月,汤汪乡横沟村,来了两个年轻人。

  一位叫闵敏,一位叫石晓涛,两个年轻人上任村民主任助理。

  横沟村,顿时炸开了锅。

  彼时的横沟村,开发东路还没有通到这里。位置偏僻,经济落后,社会上的评价是又穷又乱。

  恰逢食品产业园启动建设,让横沟村看到了曙光。两个年轻人,接受村里的任务,协助村干部搞拆迁工作。

  见到一位俏生生的姑娘上门做工作,村里大妈们很好奇:小闵啊,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人家女孩子一门心思在城里工作,你咋跑到横沟这个地方来呢?

7bf84506579a291de2f25ffc4deea05.jpg

        闵敏是苏州大学的毕业生。大学四年,学的是传媒广告学,社会实习在苏州农村。

  “苏南农村,人好、景美。”闵敏虽是扬州城里的姑娘,心里却悄悄给自己织了一个乡村梦。

  13年前,横沟村还是个农业村。

  闵敏说,大学生的舞台有很多,考公职入公门,是一种选择;到乡村当村干,也是一种选择。脚踏实地从基层干起,带着群众干,让群众看得到希望,那才是真正的事业。

  年轻大学生,刚刚走出校门,派到拆迁这种活,真有点寻不到北。

  跟着老书记、老主任们后面,耳濡目染他们的一言一行,闵敏渐渐地少了“学生腔”。她常常跟同事石晓涛开玩笑:“跟着老百姓练口才,时间长了,说话嗓门也变了。”

  横沟村有不少自然庄台。做拆迁动员工作那阵子,刚进村,蹿出几条大土狗,冲着闵敏狂吠。幸亏狗主人一声喝,大狗摇着尾巴悻悻地离开了。

  兴许是来庄上的次数多了,胆量也变大了。过去,闵敏见到一大帮子人,个个五大三粗的,吓得她只往村干部的身后躲。渐渐地,她居然冲在了拆违拆迁谈判的最前面,甚至坐到了村民家的板凳上。

  信任,是用来沉淀的。用群众的语言去交流,站在群众的利益立场去思考,闵敏在横沟村的日子,越来越得到了村民们的信任。

  “小闵这丫头心地好,她说的理,我认!”横沟村的孙老太至今还记得,村里动员拆他们家违章墙的时候,闵敏不让“大个子”村干部出面,而是一把抱住老太太,把她劝离到安全地带。说着说着,孙老太大把大把的眼泪,流了出来。

  “你不讲理,我讲理,一直讲到他们自觉理亏”

  2013年8月,组织上安排闵敏出任东昇花园社区党总支书记。

  在东昇花园小区西门,社区工作站就在沿街的一处门面房里。

  57平方米的办公用房,就是所有社区人员的工作世界。前排是接待台,后排是工作台,闵敏的办公桌就在第二排从东面数起的第二张工位。

  这么逼仄的空间里,想要两个人“会档”,都要侧着身子走。

  条件艰苦,同事偶尔也有抱怨:区里好多社区楼上楼下场地大、办公条件好。再瞅瞅自各这一块,跟个房屋中介似的。

  闵敏却非常乐观,拿着一块面包递过去,笑嘻嘻地劝道:“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

  辖区内的君悦兰庭住宅小区快建成了。按照规定,新小区会预留一部分社区办公用房。

  新小区原来的开发规划,社区办公用房安排在三楼,居民服务站安排在一楼一处瘦长型的区域,统计二三十个平方米面积大小。这样一来,全科社工接待吧台就放不了。残疾人康复区放在三楼,也不符合残疾人的生理特点。

  闵敏一遍遍地拿着社区办的文件,找开发商沟通。最后,开发商同意拿出一楼一处近200平方米的区域,建社区一站式服务大厅,100平方米的残疾人康复站也放在了一楼。楼上设计儿童阅览室、居民健身室,总面积700多个平方米。

  家大业大了,闵敏却没给自己安排一个独立办公室。

  有人问她:你是党总支书记,咋不给留个独立间?闵敏一笑,摆手说:“一个人的办公室,太浪费!我和网格员们在一块办公,既热闹,又能方便问问工作,挺好的。”

a5c9a4b4a50b9a86221e191230afd0d.jpg

  东昇花园社区管辖8个无物业小区,4个封闭式小区,辖区人口近8000人。小区分布零散,人口众多,物业陈旧,有些居民陋习难改,真不好管。

  正泰花园老小区整治,铺设地下管网涉及地面树木迁移。这些树木大多是居民们自栽的枇杷、大枣、桃子树。动一棵,容易被人指责与民争利。移树这得罪人的活,难做。

  一位老家泰兴的老太,随子女迁到正泰花园。抱着枇杷树,她呼天抢地叫嚷:“谁也甭想动我的树,除非等我没了。”

  做社区工作,不怕横的,就怕不讲理的。

  “大妈啊,政府出钱整治小区,这是造福小区所有人的大好事。你不同意移树,影响整治进度,将来邻居们戳的是你的脊梁骨啊!咱小区环境搞好了,你家房子升值,将来就是想卖,也能卖个好价钱哪!”闵敏苦口婆心地劝说。

  思忖了半天,老太服软了。后来,在子女的协调下,老太终于同意移树。

  你不讲理,我讲理,一直讲到他们自觉理亏。闵敏做群众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

  “我最心疼的小闵,比我女儿还疼”

  业主马煌,是闵敏生前最后一个通电话的人。

  社区一户业主家里电源出现了故障,需要搭借一下邻居马煌家的电。结果,因为物业疏忽,导致了马家家用电器燃烧,损失不小。

  8月11日下午,闵敏找来了马煌的电话号码,跑到办公室外面的凉亭处打电话。凉亭正在施工,砂石水泥一地。

  下午下班前,闵敏一边踢着小石子,一边跟马煌通话。业主家平白无故出了一茬闹心事,用扬州话讲,社区出面打个电话,跟业主“打个招呼”。说着说着,马煌就听到电话里保安的声音,接着那头传来一片惊慌声。后来,通话就断了。没想到,六个小时后,噩耗传来:苏北人民医院宣布抢救无效!

  “真没想到,我是闵书记生前最后一个通话的人。”马煌痛心不已,闵书记是一个特别热心、有责任心的社区女干部,印象很深。

  社区居委会副主任殷俊芳回忆了当天下午闵敏的活动轨迹:去三里老小区看了改造现场,后来又去了君悦兰庭看了新的办公用房装修工地。

  一直到离世,闵敏操劳在社区工作岗位上。

  “甭看她年轻,工作上有的是办法,心思细腻缜密。”乡干部陈春萍说。

  三里小区列为今年区政府老小区重点改造的民生项目,三幢楼一层住户自建车库,属于违法建筑,今年计划拆除。有住户凭房产簿复印件上的“附车库”几个字样,坚决咬定车库合法,集访到区信访局,要求乡里作出补偿。

  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闵敏前后跑了一个月。结果,推不动。

  社区班子坐下来研究,大家提的好多点子。细心的闵敏突然眼前一亮,光凭一份复印件,真能说明事实吗?为什么,只有这户人家房产簿上有“附车库”字样,其他人家却没有呢?

  结果,一调查核实,复印件“附车库”,果然系伪造。

  症结顿时打开了。

  做社区工作,上有千条线,下面一根针。

  那针眼里,穿的是社区工作者们的心血。

  “社区这群干部,都是一群孩子,太心疼她们了。”刘桂英说,小闵比我家女儿还小几岁,可是她们吃尽了太多的苦头,承担了太多的委屈。

  陈春萍说,在面对群众的另一面,闵敏嘴特甜,脸上永远挂着灿烂的笑容。

  “社区拿奖拿到手软,几乎没一份她的个人荣誉”

  今春,新冠疫情爆发。

  一开始,东昇花园社区疫情防控缺口罩、缺酒精。闵敏急了,拿着电话到处联系,同学、朋友、亲戚,找遍了。总算“跑”回来一点,用不了几天,还是缺。

  “那些日子,闵书记最愁的就是防控物资。有一次,她打探到有个在药店的初中同学,说那儿有一批口罩,赶紧过去拿。她去了,回来的时候,拎着一包簇新的口罩,还兴奋地告诉我,跟同学磨嘴皮子,连药店里几百只一次性酒精条,全给搜罗回来了……”

  敏姐说,好歹派上用场!朱云鹤是社区的全科义工,大男孩说着说着,就哽咽了。

  过了年,防控升级。小朱家距离闵敏的家很近,“天天下班能‘蹭’到敏姐的车,回家再晚,也开心。敏姐,做人很暖心的。”

897a669d325e051d37823ced0012cab.jpg

  社区上头安排下来的任务,闵敏每一项都很认真。安全生产先进单位、“263”行动先进集体、文明城市长效管理先进集体、“三资管理”先进集体……几十块奖牌,摞在社区办公室二楼阁楼上。

  一看就知道,社区工作很出色,拿荣誉,一直拿到手软。

  殷俊芳抽泣:“闵书记总说,亏欠我们大家,给大家荣誉太少了。”

  其实,闵敏更亏欠自己,至今几乎没有拿过一个属于她个人的荣誉。她更在乎的,是社区集体荣誉。

  新的社区办公用房快要装修好了,闵敏原打算把几十块奖牌搬过去,再隆重地挂起来。可是,荣誉上墙的那种满足感,她再也感受不到了。

  记者问汤汪乡党委副书记张晶晶,闵敏没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吗?每一天,非要把时间和精力放在社区吗?

  张晶晶说,我了解过她的家庭,儿子刚刚五岁,从小体弱。闵敏总说,内心特别亏欠丈夫、亏欠孩子,只是,每天做着做着,把时间就做没了。

  把自己的家庭忘了。

  闵敏是一个普通的社区党组织书记,当她选择走进基层,走进日常繁琐的农村和社区工作岗位,实际上也象征着,她走进了一个大家庭。

50253b04eea10b3fc4b157574f757ee.jpg

  “你倒下了,泪水打湿了我的双眼!再也听不到你的话语,只能在翻建的花圃中,梦幻着你的身影。你用短暂的青春,写下了动人的篇章。人民好儿女,闵!”

  闵敏去世后,刘桂英老人给闵敏发微信,边哭边写下这一段缅怀诗。

  令人痛彻心扉的是,诗情温热,斯人不应。(记者 嵇长青 张旭)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25-84707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