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首页>新闻频道>聚焦长三角

沿江高铁新走向披露 将对长三角城市群带来哪些影响?

  近日,铁路部门披露了新建沿江高速铁路上海至合肥段最新走向。线路途经上海市、江苏省和安徽省境内,大致沿长江北岸东西走向。全线共设车站17座,其中新建11座,其中不乏从未通高铁的城市。

  沿江高速铁路通道,是国家“八纵八横”高铁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串联长江沿线城市。其对于长三角的意义,不仅在于改变区域内城市格局,也将串联起东部沿海城市群与广袤的内陆大地,融通长三角地区与长江经济带,让一体化红利与成渝都市圈资源互相促进,形成更加庞大的正向互助经济共同体。

  具体来看,上海至合肥段将对长三角城市群产生的影响包括——

  沿线三座地级市有望成为长三角新交通枢纽

  高铁通车,最直接的受惠者当然是沿线城市。就上海至合肥段来看,最先欢呼雀跃的,应该是“高铁绕着自家走”的江苏泰州人。

  泰州素来被调侃为“高铁洼地”,它是江苏13个设区市中唯一没有高铁过境的城市。沿江高铁开通后,泰州到南京的时间将缩短至1小时左右。

  其次欢欣鼓舞的,就是那些有望成为长三角新铁路枢纽的地级市。目前来看,南通、扬州、滁州都有潜质。

  势头最强劲的南通,在2020年迎来了交通发展大跨越。沪苏通、盐通高铁使得南通成为沿海居民南下入沪的必经之地。待北沿江高铁一通,南通到南京的通勤时长也将大大缩短至1小时左右,成为省内当之无愧的“十字形”交通枢纽。

  新兴高铁城市扬州,刚刚在2020年底迎来了淮扬镇高铁。虽然目前扬州有看似“十字交汇”的连淮扬镇高铁和宁启铁路,但由于铁路等级不同,两条铁路互不相通,设站也不同。而北沿江高铁将并入连淮扬镇高铁扬州东站,使扬州东站成为承南启北、横贯东西的枢纽,1小时左右便可抵达上海。

  滁州地处合肥和南京中间,是安徽的东大门,也是南京都市圈和合肥都市圈的核心城市。京沪高铁贯穿其中的滁州,是江淮地区联通南北的重要交通枢纽城市。尴尬的是,地理位置优越的滁州却没有直达合肥的高铁通道,滁州人坐火车去合肥要4个多小时。沿江高铁通车后,这一遗憾将被弥补,并且,沿线新设的大墅站将和滁州站并站,滁州将迎来铁路大爆发时代。

  对这三座城市而言,时空距离的缩短无疑给城市经济发展带来更多可能。尤其是扬州和泰州,前者在繁华的历史之后一直处于“失落”状态,后者则一直没什么存在感,两座城市近几年在江苏省内GDP排名一直靠后。从长远看,沿江高铁不仅帮助两座城市融入上海、南京都市圈,更将带来广阔的内陆资源,助推城市扭转发展局面。

  合肥、南京的省会地位将有改观

  有个滑稽的段子:安徽的省会是哪?答曰:南京。玩笑背后,反映了一些长三角城市发展的现实。现阶段,安徽省内经济发展较好的城市如马鞍山、滁州等地理位置上都靠近南京,且安徽16个地级市有15个高铁直达南京。就拿滁州来说,目前滁州境内没有到合肥的高铁,到南京的倒是有两条,孰亲孰疏,不言而喻。

  更尴尬的是,在高铁紧密连接南京与安徽各地市的情况下,江苏省内许多城市反倒与省会南京不通高铁。地理构造呈现狭长形状的江苏,在西南端的南京和苏北城市群间存在一条无形的沟壑。而省内最富饶的苏锡常地区,因靠近上海,在与上海同城化的发展道路上连成一片经济高地,与南京的关系也相对疏离。

  因此,在以往的高铁格局下,安徽主要城市群融入南京都市圈,江苏主要城市群融入上海都市圈,形成了一种奇特的“跨省抱团”发展模式。

  沿江高铁通车后,仅铁路交通方面,这一现状将被彻底改变。首先,以往南京无法辐射的苏北地区,以南通、扬州、泰州为代表的苏北城市到达南京的距离大大缩短,南京在省内的影响力将有显著提升。其次,被长江阻隔的苏南苏北将进一步贯通,有望改变“散装江苏”的局面,促进苏北、苏南形成合力。

  更大的赢家则是合肥。加入长三角大家庭后,合肥一直被看作一匹黑马,发展潜力越来越不容小觑。就铁路方面来看,合肥的交通枢纽地位甚至直追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米字形”铁路网直通全国主要城市。对安徽来说,欠发达的皖西南地区经合肥无缝对接“轨道上的长三角”,而与南京“抱团”的皖东城市又经合肥连结川渝,其虹吸效应和扩散效应指日可待,届时,合肥将真正坐稳安徽省会的地位。

  长三角都市圈将与成渝城市群进一步贯通

  除了长三角区域内的格局变动,从更广阔的意义上,沿江高铁将融通长三角都市圈和成渝城市群一东一西两个增长极。

  去年,“成渝双城经济圈”概念持续走热,它被寄予中国腹地经济腾飞的厚望,有人将之比作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城市群之后的中国经济发展“第四极”。不过,就目前的经济总量来看,成渝地区与前三极的差距还很大,但应当看到的是,成都、重庆所辐射的范围,从土地面积上来看,比前三极的总和还要大,包括广阔的云贵地区和川藏地区。另外,成都和重庆拥有雄厚的教育资源,这些都为西南地区城市群的崛起奠定了基础。

  高铁像一剂强心针,激发了这些潜力的迸射。对成都和重庆来说,现有的交通设施远远落后于铁路网和公路网密集的沿海地区,沿江高铁的贯通将有力促进长三角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成渝城市群协同发展,推动上海、武汉、重庆三大沿江中心城市集聚、辐射发展,进而推动周边小城镇协调发展,共建共筑长江流域城市群连绵带。

  就经济发展来看,长江经济带的进一步联通主要有两方面的积极意义。第一是因以前地理上的阻隔,长江沿线工业发展有很多同构化现象,主要城市重复造车,城市间产业关联度小,交通便捷度的提升有望改善这一局面,从长期看有形成紧密产业链的可能;第二,中国内需将成为未来极其重要的经济增长点,对改革开放后长期专注于外贸的长三角地区而言尤其应当注意。沿江高铁无疑打开了长三角面向内陆腹地的广阔市场,为疫情常态化下长三角外贸产业提供了更多发展空间。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25-84707368。